與歐美、台灣、日本的企業歷史動輒4、50年相比,你很難想像大陸中小企業迄今的平均壽命僅2.5年,而即使大集團的平均壽命也不過10年。在大陸,最有歷史的企業是像那種成立於1538年的六必居、1663年的剪刀老字型大小張小泉、陳李濟、廣州同仁堂藥業以及王老吉這種號稱百年歷史的品牌老店,如果不算國企,幾乎所有的民營企業都是計畫經濟後才陸續設立的。難怪2017年初有一個由柳傳志、李東生、賈躍亭等多位企業家代言的宣傳片《什麼是匠心精神》播出。難怪李克強要在3月5日大陸政府工作報告刻意提到工匠精神。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89561879560-0'); });



大陸企業家總算理解了一味短平快掙錢,並不能塑造值得驕傲的企業,而大陸政府的呼籲及積極推進改革,也宣示著大陸一直欠缺的企業家精神蛻變才要開始。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inread-ad', 'inread'); }); }

高雄年菜外送 竹北 火鍋料宅配



台灣觀點想要工匠立國,其企業群體的技術結構得像金字塔,底盤有一大批各懷所長的優秀中小企業。這些企業或許員工不足百名,但因長期為大企業提供高技術、高品質的零部件、原材料,才能慢慢形成匠心獨具的有效供應鏈。經濟本就不該像現在大陸各地區招商引資那種建造工廠,然後大規模運作的高新區。大陸下一波企業家必將誕生於大陸的粗曠野放及日本的精細琢磨之間,雖然全球長壽企業長盛不衰的原因有很多,但除了講究戰略,注重長遠投資和利益回報外,往往還會考慮幾十年以後的市場定位和變化。曾經,東方企業的家社會比較重視員工利益;西方則更加重視股東利益,而從現代資本理論來看,東方企業的資本利得曾經無法與西方企業比擬,但經過過去數十年華爾街的無孔不入及資本主義的理論宣傳下,東方企業家已經越來越瞭解如何運用資本運作來提早布局企業發展。而轉型後的大陸企業家將會是個什麼模樣?它們在蛻變轉型中遇見的焦慮又有哪些?急功近利進退失據在我的印象裡,大陸大部分的企業家,尤其是江浙一帶的,確實對賺錢有著某種天賦,所以,很多人在主業上小有成就之後,便會開始多元化戰略,投資房地產、股票市場。而且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更是這些企業家的特性。而台灣的企業家則往往對產品更感興趣。譬如我們的LP有做汽車軸承的,有做儀錶線束的,甚至有專注於研發照後鏡的。每次我與他們見面,我會感覺到他們對產品的熱情,那種手舞足蹈,兩眼發光,享受設計和生產過程的興奮,是我在大陸企業家身上看不見的。甚至常常父親是董事長,哥哥是總經理,弟弟是主管技術的董事、副總。雖然公司規模不大,但服務的客戶卻是Toyota、BMW、Benz這些大名鼎鼎的公司,但我知道他們從不會分心做別的生意。而大陸的企業,往往本行都沒有成功,就開始搞投資,做房地產,甚至做保健品,忙著賺錢而嚴重忽視本行,不務正業。前段時間,我在大陸中央電視台看過浙江某個地區剛剛吹噓完他們在某個產品的加工生產能力非常強大,但不久之後,我又發現他們放棄原來的行業而進入了另一個行業。這種短平快做法是經不起任何風吹雨打的,它們或許可以暫時賺一些錢,但這種財富的積累不可持續,也無法獲得同行尊敬。中國有句古話: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大陸企業的核心技術和設備往往來自海外或抄襲,這種企業奉行拿來主義,老百姓充斥崇洋媚外的狀況,都讓企業家心知肚明,再不改變將越來越沒有競爭力。也因為這樣,大陸企業家總算開始明白經營的應該是產品和品牌,而不是錢。賺錢只是經營的結果,而不應該是經營的目標。產融結合緩緩升起隨著資本對大陸實體經濟的滲透、衝擊,大陸企業家正面臨必須直面海外同業的生存競爭。與此同時,企業家的角色定義也正在發生同步的變化。大陸新一代企業家常常還有一個投資家的面向,我把它稱為企投家。例如日本孫正義就是一個典型的企業投資家,他的SoftBank既有電信、銀行等實體型產業,同時通過對雅虎、阿里巴巴等公司的投資,獲得了巨大的收益;在美國矽谷,也有很多科技創新者都是典型的企投家,Musk創辦了Paypal和Tesla,同時他的基金投資於醫藥、人工智慧等多個領域。在大陸,聯想集團的柳傳志是著名的實體企業家,同時他創辦的弘毅資本和君聯資本是風險投資界的明星級投資機構。雷軍是金山軟體和小米科技的締造者,同時他也是中國最早的天使投資人之一,先後投資了卓越網、UC優視 、歡聚時代、拉卡拉、凡客誠品和好大夫等上百家創新型企業。這種實業、投資兩不誤,把實體經營的智慧融通於股權投資,是大陸下一代企投家的共同特徵。他們的存在方式將代表著未來的大陸商業風向標和新的企業家面貌。台灣天蠶再變契機但他們仍是當今中國最為焦慮的一群人。他們的焦慮來自三方面。知識的焦慮:知識的更迭及移動互聯網的普及,急速改變了商業運作的模式,經驗幾乎成為了進步的障礙;產業的焦慮:產業轉型升級表面上是技術和商業模式的更迭,本質上是一代人在新舊思維上的世代擠壓,進退維谷,這種不轉型等死,轉型找死的窘境正在壓迫著這一代所有的大陸企業家;資本的焦慮:中國經濟的崛起,其實伴隨著長期的貨幣膨脹,在資本增值的意義上,幾乎無錨可守;而大陸資本市場的多層次改革,使得財富的積累模式正呈現全新特徵,如何讓既得財富不縮水,乃至在新的財富運動中有所作為,是擺在這一代大陸企業家面前的新挑戰。或許近幾年大陸企業家的財大氣粗讓台灣企業家顯得相形見絀,但代工起家的台灣企業家在過去30年,早已在知識及產業焦慮中跌跌撞撞,而累積了一股驍勇善戰的台灣企業家精神,只要能夠補足如何利用資本市場為企業發展鋪陳的功課,未嘗不能在日本的工匠精神及大陸企業的轉型夾縫中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嶄新路徑。(旺報) var _c = new Date().getTime(); document.write('');





伴手禮排行榜

if (typeof (ONEAD) !== "undefined") {

ONEAD.cmd = ONEAD.cmd || [];

火鍋吃到飽雲林 ONEAD.cmd.push(function () {

ONEAD_slot('div-mobile-inread', 'mobile-inread');

});

}





彰化烤肉食材




1FE70D0F137E0712
arrow
arrow

    davidi28467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